探礦權轉讓拖宕7年終完成 神火股份轉型獲資金“活水”

2019-10-09 07:51:36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祁豆豆 羅茂林

  《和解協議》履行完畢后,神火股份將原計入預收賬款的17.40億元以及本次收到的轉讓價款24.60億元同時確認為探礦權轉讓收益。神火股份董秘李宏偉表示,上述收益將在公司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和保障。

  耗時7年之久,神火股份的一筆探礦權轉讓終于迎來圓滿結局。

  10月8日,神火股份發布公告稱,截至目前,神火股份與潞安集團就山西省左權縣高家莊煤礦探礦權轉讓達成的《和解協議》已按照約定的時間節點履行完畢。公司目前無其他重大訴訟、仲裁事項。經初步測算,預計該事項將增加公司收益30億元左右。

  “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神火股份董秘李宏偉昨日告訴上證報,對神火股份而言,這將有效改善公司資產負債結構,提升公司的運營效力,有助于優化資產結構并加速產業轉型發展。而潞安集團,則以相對較低成本取得了地質儲量10.63億噸的優質煤炭資源。李宏偉特別強調,最高人民法院在此次和解過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促成雙方達成一攬子的和解協議并得到高效執行,保障了各方共贏的局面。

  最高院出手化解糾紛

  一項探礦權轉讓何以讓兩家地方國企耗時7年之久?

  2012年6月,神火股份與潞安集團簽訂《山西省左權縣高家莊煤礦探礦權轉讓合同》(下稱《轉讓合同》),潞安集團以47億元受讓該探礦權。然而,在探礦權轉讓及手續辦理過程中,矛盾和糾紛隨之爆發:一邊是探礦權轉讓審批手續無法完成,潞安集團累計支付17.4億元后,停止付款;一邊是“欠繳”資源價款遲遲不明,神火股份四處求解無果。在此背景下,雙方不得不走上了無休止的仲裁、訴訟之路。

  今年8月,這場長達7年之久的探礦權轉讓終于迎來了曙光。為徹底解決雙方之間的探礦權轉讓事宜,快速、低成本地化解相關仲裁及訴訟糾紛,應雙方請求并根據各自提交的和解方案,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牽頭協調相關法院以及行政主管部門,進行了協調工作。

  8月22日,神火股份與潞安集團就山西省左權縣高家莊煤礦探礦權轉讓產生的一系列糾紛,達成一攬子和解協議。按照協議,潞安集團將以42億元的價格,獲得神火股份位于山西境內的10.63億噸煤炭開采權。

  具體來看這份協議,關聯的公司及相關行政主管部門都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讓步。首先,在轉讓審批登記方面,山西省自然資源廳終于對懸而未決的“欠款”明確表態,此前未評估的資源量333(勘探術語)可采儲量共計344.55萬噸,補繳價款按2013年9月山西省標準2.6元/噸計算,這一部分作價約900萬元由神火股份承擔。而此前存在爭議的預測資源量334(勘探術語)則不再補繳。

  其次,對于探礦權轉讓合同的履行,交易雙方互有妥協。協議約定,案涉探礦合同將繼續按照47億元的標的價格履行,但神火股份將一次性補償潞安集團5億元,這一筆錢將從未支付的價款中預先扣除。算上已經繳納的17.4億元,潞安集團需在9月15日之前再一次性支付剩余的24.6億元。

  對于補償的費用,公告中解釋為合同簽署以來市場與政策諸多不可預知因素影響帶來的減值,其中包括合同履行過程中出現了煤炭行業轉型發展、嚴格控制煤炭開采量、探礦權證所載面積因環保事項核減等情況。此外,神火股份與潞安集團還將互相放棄對對方滯納金、資金占用費的相關訴求,涉及此次探礦權合同的相關仲裁與訴訟也將在和解協議簽署之后各自撤回。

  《和解協議》簽署兩月以來,各項協議內容得到高效執行。隨著神火股份披露《和解協議》已按照約定的時間節點履行完畢,這場持續7年之久的探礦權轉讓終于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轉讓收益助力神火股份轉型

  和解對兩家地方國企而言無疑是共贏的結局。對潞安集團而言,《和解協議》的履行,使潞安集團以相對較低成本取得了地質儲量10.63億噸的優質煤炭資源,為其持續健康發展增添了后勁。

  而神火股份董秘李宏偉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則坦言:“我們對這樣的結果比較滿意。”據悉,《和解協議》履行完畢后,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相關規定,神火股份將原計入預收賬款的17.40億元以及本次收到的轉讓價款24.60億元同時確認為探礦權轉讓收益。“這將有利于改善公司資產負債結構,預計公司資產負債率將降低到80%以下,有助于提高公司運營績效。同時,上述收益也將在公司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提供有力的資金支持和保障。”李宏偉稱。

  近年來,神火股份一直處于優化產業布局、實施產能轉移的陣痛時期,此次探礦權轉讓的和解結果將為公司發展注入“強心劑”。據悉,公司將繼續堅持煤電鋁一體化經營,鞏固做強煤炭及深加工,優化鋁電及上下游產業,積極探索通過股權、資產結構的優化調整等途徑實現產業轉型升級,真正形成資產運營與資本運營雙輪驅動、相互補充、相互促進的產業格局。

  歷經此次交易,公司也對后續投資有了新的認識和思考。“未來,在考慮經濟和社會效益之外,我們會更加注重把握政策、法律等風險,進一步增強風險防范意識。”李宏偉告訴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