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火股份“轉不掉的探礦權”有何隱情

2018-01-18 07:31:54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祁豆豆

  一筆探礦權轉讓,涉及兩家地方國企,牽出多次訴訟仲裁,長達5年糾紛未解……

  近日,神火股份因一筆“轉不掉的探礦權”引起市場關注,深交所就此發函,要求公司詳細說明該探礦權轉讓及相關訴訟、仲裁的進展情況。1月17日,神火股份回復稱,2017年度該事項無實質性進展。究竟是何原因,導致這項交易成了“老大難”問題,上證報記者獨家采訪了神火股份相關負責人,以圖揭開“轉不掉的探礦權”的背后隱情。

  開發無望只得轉讓

  神火股份的這一探礦權全稱“山西省左權縣高家莊煤礦探礦權”。2007年7月,神火股份經國土資源部批準,以5.16億元取得該探礦權。原計劃在2012年前完成該探礦權的探轉采項目審批工作,2013年至2016年投資50億元建成年產600萬噸的大型煤礦,并在10年內陸續投資400億元建成循環經濟園區。為此,神火股份還成立了全資子公司左權晉源礦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左權晉源”)推進相關規劃。

  然而,事與愿違。據神火股份公告,由于山西省的產業政策不支持外省企業控股開發煤礦資源,該探礦權的探轉采工作一直未能獲得山西省國土資源廳的批準,致使相關開發規劃無法實施。眼看主導開發該探礦權無望,神火股份為盤活資產,只得選擇轉讓該探礦權。

  轉讓無果陷入僵局

  經多輪協商談判,2012年6月,神火股份最終與山西省五大煤炭集團之一的潞安集團達成一致,簽訂了《山西省左權縣高家莊煤礦探礦權轉讓合同》(下稱《轉讓合同》),潞安集團以47億元受讓該探礦權,款項擬在4年內分8筆付清,其中定金9.399億元。然而,這份《轉讓合同》也開啟了神火股份長達5年仍未了結的探礦權轉讓糾紛。

  今年1月12日,深交所對神火股份與潞安集團的探礦權轉讓合同糾紛進行問詢,直指公司自2016年年報披露相關仲裁、仲裁反請求等信息后,再未披露關于該案的任何進展。就此,神火股份在1月16日回復時解釋:“因2017年度該事項無實質性進展,公司未就該事項的后續情況單獨進行信息披露。”

  那么,自2012年至今,交易雙方長達5年就一筆“轉不掉的探礦權”糾纏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昨日,記者采訪了神火股份子公司左權晉源相關負責人兼神火仲裁案的代理人周磊。

  據了解,《轉讓合同》簽訂后,潞安集團即開始著手探礦權轉讓及手續辦理工作。至2013年1月,山西省國土廳在其網站公示探礦權轉讓結果,稱“無任何異議,無違法違規行為”。但自公示后至今,山西省國土廳卻一直未出具探礦權轉讓審查意見,致使該探礦權至今未能完成轉讓審批手續。

  同時,潞安集團在累計支付了17.4億元價款后,也停止付款,神火股份與其協商無果,于2015年2月向北京仲裁委員會(下稱“北仲”)提起仲裁申請,請求潞安集團支付剩余轉讓價款。

  隨后,雙方即走上了無休止的仲裁、訴訟之路。潞安集團曾向北京三中院申請確認探礦權轉讓合同中的仲裁協議無效,最終,潞安集團的申請被駁回。北仲也作出終局裁決,自裁決作出之日起生效。然而,潞安集團卻遲遲未履行付款義務。目前,雙方糾紛的最新進展仍停留在2016年末,即北京三中院對潞安集團申請撤銷仲裁裁決尚未判決。

  那么,作為糾紛的導火線,山西省國土廳又為何遲遲不出具審查意見?周磊昨日接受記者采訪時稱,山西省國土廳2013年曾在對國土部的回函中建議:“對探礦權重新評估,補繳333資源量(勘探術語,即“推斷的內蘊經濟資源量”)未處置部分價款,并考慮我省(山西)一貫做法,將預測334?資源量(勘探術語,即“預測的資源量”)納入有償使用,作為可利用的資源量參加評估,待補繳價款后辦理轉讓手續。”

  簡言之,山西省國土廳認為,神火股份需補足“欠繳”的資源價款才能獲準轉讓上述探礦權。而記者自周磊處了解到,國土部曾在給北仲的回函中稱,據相關規定,“預測的資源量(334?資源量)在現金流量法中不參加評估計算。”

  盡管北仲對此已作出終局裁決,但周磊向記者出示的相關文件顯示,在山西省國土廳2016年4月向國土部提交的意見中,仍建議對“山西省左權縣高家莊煤礦普查探礦權”重新評估,對未將333資源量和334?資源量納入有償使用(的部分),要求補繳相應價款。

  記者注意到的一個細節是,盡管山西省國土廳兩次強調應補繳價款,卻并未明確提出補繳價款的具體金額。對此,周磊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神火股份方面也曾對此與山西省國土廳相關部門負責人多次溝通,但對方不愿明確具體金額,也令公司頗為費解。

  爭取和解杳無音訊

  對于“轉不掉理還亂”的探礦權,周磊向記者表示,神火股份一直積極謀求雙方和解,但潞安集團方面對于和解的條件苛刻,令公司無法接受。

  據周磊介紹,對于這一探礦權糾紛,國土部也曾委托山西省國土廳出面調解,但潞安集團的和解條件是:不再支付后續的探礦權轉讓款以及滯納金等費用,即以其已支付的17.4億元受讓原本作價47億元的探礦權。對此,記者昨日嘗試撥打潞安集團相關負責人及仲裁代理人的手機,但對方手機目前已為空號。

  有熟悉煤炭市場的人士向記者解釋說,2012年前,煤炭市場行情火爆,資產估值也是水漲船高。然而,2013年后,煤炭市場開始逐漸陷入低迷,資產交易也漸入低谷。神火股份與潞安集團的探礦權交易正值市場出現拐點之時,不排除交易對方對47億元的作價不再認同。

  針對目前的僵持局面,周磊也向記者坦言:“仍將堅持通過法律途徑維護公司合法權益。”同時,神火股份在最新公告中稱,該事項對公司的當期經營成果尚無影響。